墨尔本中文日报的一则广告

140116235935-chinese-melbourne-daily-ad-story-top

一位中国广州的母亲在墨尔本日报上面刊登了一整版的广告,标题是《给儿书》,看了信的内容不免让人感到伤感。
原文:“鹏
打了好多次电话你也不接,或许在这里才能让你看到。爸妈再也不逼你结婚了,今年回家过年吧。
爱你的妈妈”
CNN的网友评论:Go back and see your mother now because there will be a time when you will never see her again.
“现在回去看看你的母亲吧,因为也许在以后的某个时候,你就看不到她了”
新闻来源自CNN

远方

恍惚的惊醒,发现自己在寝室的床上,才想起这几天总是做噩梦,像自己焦虑的心情。

晚上看了好多以前高中同学的微博,没想时间只是一年多,变化也这么大了。回想起去年夏天,和张不宇回寝室的路上,看到夕阳的云彩,特别漂亮,就要他用手机照下来。像武汉今年没下雪的冬,惊鸿的一瞥。

英语考完那天,很多同学都提着箱子都走了,我和室友lee还有张不宇3人在寝室,中午的阳光照进来,让人感觉岁月的宽宏。远方是教堂的十字架。电脑音响里放着《那些不堪回首的备胎岁月》

听着听着就过去了半天。人生是不是,走着走着就过去了?

马年新年快到了,上次的马年是2002年,印象最深的一年,那时自己还只是小学,新年的时候,自己站在阳台看烟花,开在天空的花。那年朋友们贺年都会说“祝您马到成功”

晚上坐动车,车行到天门南时,看到天空有烟花,非常漂亮。好久没有看烟花了。

武汉的冬

“和你也许不会再通宵…坐到咖啡酸了,喝也喝不掉,从前为了你舍得无聊,宁愿休息也不要……”一月五号要回武汉的学校,坐公交车到火车站,之前在网上买的潜江到武昌的动车票,到潜江火车站的时候晚了一分钟,进站后检票员对我说列车已经走了,望着关闭的检票口,心里特别的慌张。坐了这么多次的动车,第一次没赶到列车,心里有些遗憾的感觉。还好可以改签,出站改签了,原本3点40的武昌的动车票,改到4点50汉口的,回学校的路又漫长了些。

宜昌东—南京南,这节列车只有八节,不像其他车次有16节,或许是乘客较少的缘故。车停汉口站的时候,已经是晚上6点,我本想坐车到武胜路,结果等公交车等过了几趟,夜晚的汉口站,全是漂亮的霓虹灯。来来往往的乘客,让我快要忘了时间。就像完成一件工作,成不成功也许不重要,其中的过程我们的印象最深刻,人生的目的地也许会被我们忘记,但我们前往目的地的过程,最清楚。

最后在6点5分坐上了542路公交车,虽然已经不能准时到学校,但看着车窗外漂亮的夜景,似乎一切都是值得的。车行到武胜路新华书店站,我以为前面还会有武胜路的站,结果没有,慌张的自己看着车离开汉口,行驶上长江大桥。

最后到学校,已是很晚了,寒风迎面吹来,是武汉的冬。想起去年的是个时候,武汉已经下雪了,今年却还没下雪。

hankou

图片:玩摄堂

绵绵

和你也许不会再相拥
大概你的体重 会抱我造梦
从前为了不想失约 连病都不敢痛
到哪一天 才回想起 我蠢
和你也许不会再通宵坐到咖啡酸了 喝也喝不掉
从前为你舍得无聊 宁愿休息不要
谈论连场大雨你窗台漏水 不得了

从来未爱你 绵绵
可惜我爱怀念 尤其是代我伤心的唱片
从来未爱你 但永远为任何人奉献
从没细心数清楚 一个下雨天
一次愉快的睡眠 断多少的发线

和你也许不会再拥抱 待你我都苍老
散半里的步 前尘就似轻于鸿毛
提及心底苦恼 如像自言自语说他人是非 多么好

从来未爱你 绵绵
可惜我爱怀念 尤其是代我伤心的唱片
从来未爱你 但永远为任何人奉献
从来没细心数清楚 一个夏雨天
一次愉快的睡眠 断多少发线
从来未爱你 只喜爱跟一颗心血战
亦怀念那些吸不透的香烟
从来未爱你 只喜爱共万人迷遇见
从来没细心数清楚 一个夏雨天
一次愉快的睡眠 断多少发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