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与地

天与地,没有你踪迹,想你的感觉,却近在咫尺。——卫兰、光良《一个人走》
去年冬天,去找Andy玩,是一个下雨天,坐公交车去的。记得有个陌生人遗落在车上的手机,不知道在哪个位置,手机的铃声一直响。暗哑的铃声,在冷清的公交车上,像白墙上的裂痕,平静却触目。到傍晚,我回去,Andy要骑自行车送我,可惜外面还是阴雨寒冷的雨天,便拒绝了。半年后再去找你,“没想到今天又是大雨”我微笑道“真巧”。
夏天的武汉炎热,每日都是迟迟的醒,晚晚的睡。我想,也许有一天,我终于遇见了你。
对你说,晚安。
165931_1396173905AgCj

2462 人浏览 3 人今天浏览
3 回复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