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同志

抓住人心真的很困难。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爱情电影里面,都是深情的作死。

而作为同性恋,在我的生命里的头二十年里,有很夸张的颜色。初中走出校门的下午,我看着走出校门的同年级男生的脚踝,那一抹白色的袜子发呆。

我因此在那时时兴的QQ聊天中,跟一个网友聊到,我很喜欢看男生的袜子。

他似乎是个老手,说你肯定会喜欢上男生的。

我说,这是什么意思,我只是喜欢看男生白色的袜子。

人生有许多可恨的事与人,那个网友就是我可恨的人。

不过,人活着,总要爱上些什么,恨些该恨的,总是算活过一次。我爱男……性。

但还能爱吗。

说真话会吃苦头,我吃了很多苦头,当然没有那些真正吃苦的人那么严重,只是,总能体会到一些的。

我好像从雨天里走过来,看见了一个淹了水的池塘,我没有打伞,因为看到电视剧里淋雨才是真爱,我也不禁丢掉了伞,展开了我的怀抱,自我感叹道,真是美好的一天啊!旁边路过了一个老太太,望了一眼那时10岁的我,边往家赶边说道“这个孩子疯了”我听到了那句话,我的心好像紧张的厉害,慢慢的走到了学校的水杉林里。地上的淤泥与灰色的天空和潮湿的南方故乡,是这个生命对于紧张的理解。

我曾以为,我会找到一个姑娘,结婚,再不然,我也应当当了个个南国的小园丁,孤独终老,天天在篱笆围着的家里,看着家里满书架的医书和心理学书解闷。可我终究走过了一条意外的道路,错过了白杨树遍地的乡村道路,我走到了野花遍地,桑葚满枝头的小路上。我的身体被刺痛的厉害,却最后微笑了。我没有结婚,也没有爱上哪个姑娘,我爱过的人,是男人。

就像小时候的我,总嫌弃书架上的那些医学书,都泛黄的厉害,我也不爱看,因为是爷爷的。导致我的小说书没位置放了,不过爷爷都不许扔,医学书是他青春的记忆。可那些泛黄的医书记不住那年轻的日子,毛泽东语录也记不住,到基层去!氧化泛黄的书页,跟着爷爷一起老了,对,你也年轻过,总是年轻过的,只是,天空还是那个天空,我却已经不是那个我。

无所谓了。

我想找和相爱的男人一起。说出来这话来,听到的时候可真是有些肉麻。

后来因为生命里很怕背叛,所以情愿不去爱。

 

一定不要去爱,真的不行的话,也要试着下决心不去爱,谁还能真的爱上什么。

单身狗吗。

是吧,不过这也不是选择的了的事情,人生就是这样嘛。

地铁里我望着你的眼神,一阵悸动。

我站在地铁车厢里看电子书,旁边的男生为什么老是看着我呢,啊,不要看他,我要专心看书……

我要专心看书……

我要怎样。

人生如果没有做作,叫什么人生。

疯子啊。


广告/AD
317 人浏览 3 人今天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