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的大雨

这不过是普通的闲话。You turn me on.
这个少年,常安静坐在星巴克咖啡厅里,默默的在笔记本上写字。桌上的一杯抹茶拿铁似乎放了很久。他从傍晚坐到店铺打烊。这难免有些伤感的成分在里面。桌子上放着一本安妮宝贝的《春宴》,封面已经被翻掉了,泛黄的纸张,使这本书显得有些可怜又珍贵。果然待我下次去的时候,就没有再找到它。
图片
在暗黄的灯光下,我也写下了自己内心的话。感情的困惑使我那段时间像在黑暗的天空中翱翔,没有目的。那年是二十一岁。

张爱玲说“西谚有语云:没有人是一个孤岛。可我觉得我自己就是一座孤岛。”

许多个在午夜时分黑暗的夜晚,少年坐在书桌前,默默无言。暖黄的台灯,放在地上。此刻,少年对我说,他突然的明了与感叹,那句“多么孤独我的影,多么骄傲我的心”,是黯淡黄灯下的一颗不眠的心。

因而感到一点depression。

我在网上面把所有的关于depressed的问题都订阅了一遍,想要读给少年听。窗外的湖边,沿湖公路的路灯照亮了黑暗的夜晚。高楼大厦里的闪烁着零星的灯光。

期待这是一颗能够被治疗的心。无心的呓语者。

我看到有位Quora回答者说道no one can…hurt you without your permission.

十八岁。

COPY CODE SNIPPET

我们漫步在营地外,四周空无一物。

可我们却被无形之感所压抑。

我独处一室,双眸紧闭。那时我十八岁

有人对我说“不要停止想象,你幻想消逝的那天心便如死灰”

我们都很愉快。

p1243163665

2447 人浏览 1 人今天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