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杭州与家

去年,我喜欢戴耳机,走路,听Amy winehouse的Rehab和You know I’m no good。

和小郑在KTV唱歌,是我难忘的记忆。去年我都很喜欢独自走路,在上海,再去外滩,下了雨,那时特别讨厌雨,每次不带伞的时候都下雨。旁边是陶西,他打伞走在前面,我淋着雨,他显然不觉得应该同我走在一起。我也觉得不该来上海找他,就像人生真的应该自己一个人走,我只想偶尔回头的时候,也对你微笑。我也想快乐。

上海下着雨,身上没有钱。
讲起我们加点钱可以去订希尔顿酒店的时候,你还是挺高兴的反应,觉得应该去希尔顿,不应该住这间有甲醛气味的名宿,我心里也同你的想法一样。夜深了,我睡在你身边,我也很想我自己。

去杭州的时候,我只去了西湖,其他都寥寥。正好是周末,人潮汹涌。去雷峰塔的时候, 我看到台阶上的电梯,也同样感叹了一下,如Rico感叹黄鹤楼安装了电梯同样的感受。

我还是走台阶上去的。

看着下面的西湖。与在黄鹤楼时同样的感受,中国人看中国的感受,总和外国游客不大相同。

中国也在看他,他们一起活着。

上海静安寺旁的GAP

上海静安寺旁的GAP

在杭州西湖

在潜江市

晚上的家


广告/AD
249 人浏览 1 人今天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