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夕陽山外山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

《送别》这首歌总出现在关于民国时代的电影中,这样的调调仿佛有特别的文雅。跳蚤市场在毕业季开业了,路边都是低价售卖的商品,今年我们也开始卖些带不走的东西了——因为毕业了啊。我准备了一个伞和键盘还有几本书,书没有卖出去。雨伞卖了10元,我记得有个女生问隔壁商铺的同学“有太阳伞吗?”“这”“这是雨伞啊……”“出太阳的时候就是太阳伞,下雨的时候就是雨伞”听完这句话后,女生默默的走了……我在心里窃笑着“我们男生本来就对太阳伞什么的不太懂啊”那男生跟同伴笑着说道。我的电脑键盘卖了5元,我果然脑残了……被同伴评价没有商业头脑。
第二天下了暴雨,学校后面的山上弥漫着仙气。远处看来真的很像“仙境”。

※封面图片:by zby(张不宇)/来自3月的樱花

影子

思修考试的那天,他一个人去寝室拿思修书。
顺便替立民拿,记得以前一起上课后,立民把一个装了书的红色公文夹放在了他的寝室。
到了寝室一看,里面装的是一本高数与英语。自己的思修没有看到。
陆打电话来,要和他一起去考试,陆告诉他书已经帮他拿了。
立民和陆一起,等他。
路上灯光有些昏黄,他去买笔。之后走了好久才追上了陆和立民。
灯光下,看到的都是模糊的影子,记忆里的影子。
一切都是黑暗与无情。
考试是开卷,他翻着书,写着字。

高中毕业了

十号,不知为什么,早上七点多钟就醒了,再也睡不着了。
今天要去领毕业证。
九点半到校。学校有三个门,侧门、后门跟正门。
正门最远。但是我先走的侧门…但是侧门没有开,我犹豫了一下,开始往后门走。
结果后门也是关的,运气真是不好。
最后走正门才进去了。原来的教室被高二的学生占了。
他们真是心急,这么早就搬到我们高三教室来了,看着原来教室里面黑压压的人头,突然觉得可气。
真希望高三让他们多辛苦一点,以解教室被占的心头之恨。

老师在十点多钟才来。
我们去搬招生与考试杂志到高二空下来的教室里。
毕业证很快就发下来了,红色的本子。
比我想象中的要小、
看着毕业证里的照片,心里一阵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