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萨姆·史密斯(Sam Smith)

萨姆·史密斯(Sam Smith),英国歌手和词曲作者。他曾就读于圣玛丽天主教学校,彼索普斯托福。他在2012年10月Disclosure的单曲“ Latch “在英国单曲排行榜排名第11位。 2013年5月,他与Naughty Boy的单曲“ La La La “成为英国单曲排行榜的冠军。

照片

热门歌曲

I’m Not the Only One

《I’m Not The Only One》是Sam Smith演唱的一首歌曲,出自专辑《In The Lonely Hour》。《In The Lonely Hour》简介:英国BBC年度之声冠军、全英音乐奖评审团特别奖得主——Sam Smith刚刚发行了处子专辑《In the Lonely Hour》,而打榜单曲《Money on My Mind》早在此前就登上了英国单曲榜第一位。年仅22岁的Sam在一片摇滚、电子之路的新人中脱颖而出,以其复古骚灵的绝佳嗓音独树一帜,确实是今年乐坛最有潜力的新人。


Like I Can

英国BBC年度之声冠军、全英音乐奖评审团特别奖得主——Sam Smith刚刚发行了处子专辑《In the Lonely Hour》,而打榜单曲《Money on My Mind》早在此前就登上了英国单曲榜第一位。年仅22岁的Sam在一片摇滚、电子之路的新人中脱颖而出,以其复古骚灵的绝佳嗓音独树一帜,确实是今年乐坛最有潜力的新人。(来自:虾米音乐)


Stay With Me

《Stay With Me》由Sam Smith主唱并与James Napier、William Phillips合作编曲的一首歌曲,是Sam Smith专辑《In the Lonely Hour》中的一支主打单曲,于2014年6月17日发行。


这些年我们的中文歌

想到写这个题目,不禁想到,最近有媒体采访那英,她说道,好声音之前,我感觉中国的歌坛有多年的沉寂,但中国好声音让我发现了新的活力。

中国的音乐,在07年后,确实有过一段时间的沉寂,那段时间,想起来,周杰伦的忧郁的音乐在渐渐的消散之后,有过一段时间的间断期。那是没有多少歌曲涌现,正好恰逢韩流来袭,中国的潮流相比之下有些萎靡。但好歌也有很多。如李玖哲的:想太多等等,国外西洋流行音乐也有好歌。总言是,那时的中国因韩流来袭,目光大多被韩流所笼罩。

想起来我们中国的歌曲也多么令人感动啊,我突然感叹道。那是在2012年,是“我的歌声里”流行在中国的秋季,各大校园都有把这首歌曲作为表白歌曲的同学。通过中国好声音而流行传开的,我的歌声里,让我们重新想起了中文歌。除了西洋歌与日韩歌曲之外的 我们的中文歌。

2012年之前,2011年,微博在中国网络火热起来,网民们越来越开放,消息的传播变得快起来。中国好声音、快乐男声也在成为了火热的话题。

细细想来,这几年的流行音乐,不再只只是有西洋的歌曲了,也多了许多的中文歌曲。阿黛尔(ADELE)、Katy Perry的Roar、曲婉婷、蔡健雅、碧昂丝的halo与If I were a boy等也是这几年音乐的关键词。有些歌曲是比07年更加耐听的流行歌。

流行的不一定总是经典,但经典总是美的。也许我们现在流行的歌曲,以后的人来听,觉得不好听,但一个东西的流行之原因,本无条理可循。因此也不必因为我们现在最求的时尚,在以后变成了过气与丑的代表而感伤。

1411725621_majS


附:1.虾米音乐的报道:【虾小米为你举牌】 余枫:黑马将惊喜进行到底[5P]

2.我的虾米音乐:http://www.xiami.com/collect/9236386?spm=a1z1s.6929273.1561534893.8.zgJRx6

歌曲苏州夜曲

时代的车轮匆匆行走,那段中日战争的岁月已经过去,留下了世界对战争的记忆,也有对于战时文艺的回忆痕迹。苏州夜曲,1940年在中国「沦陷区」出现。是日本作曲家服部良一创作的关于中国山水映像的古典歌曲。李香兰主演的电影里的插曲。下面是百度百科关于这首歌的介绍:关于苏州夜曲(日语汉字:蘇州夜曲,假名:そしゅうやきょく)发表于1940年8月,为日本电影《支那之夜》插曲,由服部良一作曲,有中日文两种版本,日本诗人西条八十作词,曲调浪漫优美,充满日本人想像中古典中国的氛围。曾经多人传唱,其中以李香兰最广为知名,近年飞鸟凉重新翻唱。
《苏州夜曲》虽由日本人所作,却有着明显的江南小调风格。这缘于作曲家服部良一在中国生活过一段时间,熟悉中国的民间音乐和语言,他还有个中文名字叫夏瑞龄。


 


p2161100062

p2156528055